话说得那么难听

发布于 http://www.ts006.cn 2014-2-26 11:04:00  有101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眼见自己全力施为下的致命一击竟然没有得手,宇文天不禁大怒。身为宇文世家十大少年高手排名四的他,不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躲过了自己全力攻击下的一击。
  “解释?事实就摆在眼前了,你还想解释吗?解释你没有跟那个jian人行那苟且之事?别拿这些三岁小孩都不信的话语来搪塞我,今夜,我必为江湖除去你这淫贼!”
  说罢,男子举剑又攻向云生。云生找不到机会解释,只好见招拆招,二人游动一阵之后,云生见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对自己招招致命毫不留情,本也年轻气盛的他,身负绝技却要受这等侮辱,心下也渐渐怒意上升。
  “你再这般咄咄逼人,别怪我还手了!”云生怒道。
  “哼!我必杀你!”男子不退反急急强攻,没有一丝要停手的意思。
  “滚!”
  云生大怒一声,宝剑连鞘带剑,以鬼神莫知的手法朝男子握剑的手随手一击,男子手中长剑闻声坠地,长剑落地,失去武器的他不禁闪身后退。
  “你这人好不讲理,我不知道你是那女子什么人,但是,我秋云生不是什么淫贼!我有事,要先走了,你们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就问那女子!”
  云生一剑逼退男子,趁机转身拾起地上的包好的三颗人头,腾身越过众人头顶,飞屋越瓦而去。
  “淫贼休走!”
  男子见云生越走,心中十分不服,但是,光看那云生离去的身法,这身轻功就是他宇文天远不及的。所以,喊归喊,他却没有能力去追的。
  宇文天气呼呼地捡起地上的落剑,转身就朝庙外走去。
  “天哥,你听我解释啊!”女子见宇文天竟然不顾自己而离去,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哭喊道。
  “你这jian货别碰我!你带给我们宇文世家的耻辱,我宇文天不会忘记的!你我恩情,今夜一刀两断,你不用回宇文世家了,明天我就给你温碧柔下休书。不!我回去立刻就给你下休书!”说着,男子退开女子,扬长而去。
  女子被那男子一推,受力跌坐于地。望着男子及一众跟班远去的身影,女子止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二日,一家酒楼上。云生正在一个人边犒劳自己的五脏庙,边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集市。昨夜一阵忙碌到现在,他还是滴水寸米未进呢!这时,临近的酒客们开始议论起来了。
  “听说了嘛,昨夜仙医堡中莫名出现三个人头,据证实,那是仙医堡中暗中接头人的上项人头!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来这宋州城啊,要变天啦!”
  “听说那三具尸体,就在城外的一间破旧菩萨庙找到的。仙医堡的人放出话了,一定要竭尽全力捉拿此人,同时,能够向仙医堡提供有用情报者,重重有赏!”
  “你们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说道城外那间破庙,哎呀,巧了!你们可知道,就在昨夜,同样是一件惊动整个宋州城的事件,也在这间破庙中发生!昨夜不是宇文世家的宇文天和温府的大小姐温碧柔的大喜之日嘛,谁知,这温碧柔竟然被一个淫贼掳掠到的城外的破庙中,等到宇文天带着府中武士寻踪感到,人家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这不,宇文天一气之下,拔剑和那淫贼大战,哎呀,真是可惜啊,堂堂的宇文世家少年辈排名四的高手,竟然在那淫贼手下没走过一招,就丢剑落败了!妻子被辱,眼看着仇人就近在眼前,自己却又无能为力,最后眼看着那淫贼飞身远去,这宇文天他心里恨啊!”
  “那最后怎么样了?”
  “怎么样?你想啊,堂堂宇文世家,怎么会接受一个被淫贼辱弄过的女人?这不,宇文天昨夜就连夜给温碧柔下了休书,听说啊,温青山接到宇文天对自己女儿的休书,顿时大怒啊!现在,他温青山见自己的女儿怎么也不肯承认自己受辱一事,所以温青山竟然将温碧柔上了架,正在严刑逼供自己的女儿,要她招认自己被淫贼奸污一事呢!”
  在旁的云生听到这里,一掌拍碎身前饭桌,大怒道:“岂有此理!天下间竟然有这样的父母!”
  他的这一举动,引得满楼食客投去好奇的目光。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客官,是不是小店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惹得客官心烦呢?”听到响声的店小二赶紧走过来询问。
  “呵呵,没事,是我自己的事情!结帐吧,将这个打烂的桌子算一起!”
  结帐之后,云生怀着一肚子火气,边打听温府方向,边朝温府走去。他可以不理别人说他是淫贼,但是,他不能接受,一个父亲,在女儿被别人误会抛弃时,竟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所以,他要去温府会一会这个心硬如斯的父亲。11 “淫贼”闹温府
  温府,在宋州城中是唯一一个可以宇文世家相提并论的家世。所以,温碧柔一事,无异是令温宇两家面上落灰的导火索。温青山是一个极爱面子的人,所以,对于自己女儿这次的严刑逼供,与其说是他想让温碧柔承认什么。但不如说是他对这整件事情的一个发泄。但是,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作为发泄对象,这不得不说丧心病狂。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他温青山现在看起来是比畜生还毒了!
  温府大院。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一个站在院中的高瘦且留着两撇小胡须的中年男人,手中握着一根沾满鲜血的长鞭,对着面前一个木架上绑着的一个已经被抽打得深痕累累的女子厉声问道。
  “你让我说什么?说你女儿被人奸污了?还是被被人休了?”女子因为吃了一顿鞭子,两眼有些神光涣散。
  “你还敢嘴硬?看我不打死你!今天你若不从实招来,我就将你打死!”说着,中年男人又挥动鞭子,狠狠往女子身上抽去。
  “你就算将我打死,这没有过的事,我也不会说半个字。我温碧柔死不足惜,只是,我自觉对不住那个被你们侮辱为淫贼的男子。人家好心搭救与我,你们反倒污人家是淫贼!你还是将我打死吧,我活着没脸见人了!但是,我告诉你,温宇两家的脸面不是因为我温碧柔而丢尽,而是因为你们这些不识好歹,不分善恶的人而丢尽的!”女子即使是长鞭加身,竟然不哼不叫,反倒出言反击道。
  “反了你这孽畜!”中年男人听到温碧柔敢跟自己顶嘴,当下挥动手中鞭子像落雨一般像她身上挥去。
  “住手!”
  随着话声而至,那疯狂挥向温碧柔的长鞭忽然从把手处被不知名的东西削断。随即,一个少年飘然落在温碧柔身边,他,就是那个被污为淫贼的云生。云生感到温府,听到里边骂声大起,当下顾不得什么通报不通报,轻轻一跃就飞身而今。空中见男人挥鞭击向温碧柔,心下一急,随即凝气成剑,将那男人手中的长鞭击断。
  “你没事吧?”看到全身伤痕累累的温碧柔,云生走上前关心问道。
  温碧柔怎么也不会想到,云生会在千夫所指的时候,还敢到这里来。当下原本心灰意冷的温碧柔,禁不住朝云生微微一笑,虚弱着道:“谢谢你!但是,你不该来这!不值得!”
  “我在酒楼听说了你的事,就急急赶过来了。原本以为只是好事之人凭空捏造的谣言,但是,现在看来你的遭遇确实不好!放心,你的事说什么都是因为而起,我不会抽身不管的!”说着,云生肉掌连挥几下,那绑着温碧柔手脚的绳子随即便应声而落。温碧柔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少年,她暗道,这是他二次为自己解开缚绳了。
  “你是何人?竟然敢管我温家的家事?!”温青山见这少年忽然出现,又是击断自己鞭子,又是解下温碧柔的,全然没将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当下大怒。
  “我来是想向你解释,昨晚在城外破庙中我和你女儿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当时,我见夜色已深,正打算在破庙中向菩萨借宿一宿,不了却碰上了仙医堡的三个人贩子将你女子掳掠到那破庙之中,就在他们欲对你女儿不轨之际我出手救下了你女儿,等我斩杀了那三个人贩子之后,那个宇文天就来了。他不听我解释,硬是污蔑我是什么淫贼,对我大打出手。原本,我以为别人不相信你女儿也就算,没想到,做他的亲生父亲,你竟然这样对待你的女儿!这就是昨夜所发生的一切,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起码要对自己的女儿好一些!”云生大声对温青山道。
  “纵是你妙舌生花,我也不会相信你们这对狗男女!你竟然敢来,今天就留下吧!”说着,温青山挥动双掌,快速朝云生冲来。
  云生见温青山也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当下也不知如何办法。待温青山双掌临近,无可奈何的云生瞬间神功发动,周身形成一个罡气罩,将他和温碧柔护在中间。
  温青山一掌击在罡罩上,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然推向自己,他不禁连连后退,好不容易制住身形,惊恐地看着云生,一脸不可置信。
  “你难道真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要了,竟然下次杀手?”云生是什么修为,他当然看出了温青山刚才一击之下已经动用了全部的功力,而且,他前掌的目标是自己,后掌却是准备攻向温碧柔。所以,云生才选择在瞬间以神功护住自己跟温碧柔。
  “她不是我的女儿!她是她那不守妇道的母亲从外边带回来的野种!她和她母亲一样,都爱在外边找野男人!”温青山忽然大怒道。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温碧柔也禁不住激动起来。她好像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自己从小就不被自己的父亲喜欢,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一直就被自己的父亲所冷待。
  “我说你不是我温青山的女儿,我温青山没有你这样爱找野男人的女儿!”
  “住口!住口!”这时,一个中年美妇急急赶来。只见她满脸哭容,走到温碧柔身边,将温碧柔搂在怀里,看着温青山道:“我求你别说了,别说了!一切都是文凭这个为娘的错,她只是个孩子,你不能这么说她呀!我知道你从来就不喜欢她,但是,看在她自小在你府上长大的份上,你放过她吧,你没有必要将她一个孩子这般啊!”
  这突然来到 变化,令云生摸不着脑袋。
  “哼,你现在才知道求我吗?你背着我在外面找野男人,给我温青山带绿帽子,你今天也知道求我了吗?哈哈!”温青山看着美妇大笑道。
  “温青山,别把!别忘了是你,谋害了的夫君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